门源新闻网——最美乡村、绝色花海、金门源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
新闻中心 | 党建工作 | 外媒看门源 | 金色门源 | 党政领导 | 组织机构 | 通知公告 | 民生关注 | 文化门源 | 门源旅游 | 门源视频 | 招商引资 | 门源经济
  您所在的位置
门源新闻网文化门源
话说“桥滩”桥史
来源: 县文联
发布时间: 2018-10-25 10:53:18
编辑: 晓玲

  浩门河在经过门源大地流向黄河的途中,看见险峻的去处时龙腾蛇行,遇到宽阔的河床时左右摇摆,于是将整个门源盆地割裂成南北相望东西狭长的两块天地。

  对于远古的居民来说,这种割裂是残酷的!

  相望虽是咫尺,跨越有时很难。

  仙米乡有个桥滩村,之所以叫这样一个名字,据老人们说是因为早些年行人沿浩门河北岸东行时,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一座流动的“桥”——木筏子。平时这个木筏子就系在河岸上的大柳树上,北岸的人过河时南岸的人用绳子拽过去,南岸的人渡河时,北岸也得有人帮忙,渡一次河,要耗费很多的时间和气力。但即便这样,这个筏子的存在像神一样。

  可以想象,拥有一个木筏子的地方就可以被人们尊称为“桥滩”,那个时候的人们跨越浩门河是何其的艰难和不易?

  

  听村里一位老人讲过,那个木筏子存在的年代,应该就是解放前。那时候河边居住的人不多,要是遇到农忙或放牧的季节,任你对岸的人喊破嗓子,也不会有人给他放筏子。

  一条孤独的木筏子,有它迟早破败的时候,十几年后它消失在一场暴雨中。

  解放后的一段时间内,村里村外的人夏天过河,是冒着极大生命危险的。因为没了木筏子,人们便在靠近讨拉河与浩门河交汇的上游,探出了一处渡口——河床比较平缓舒展的地方。如果不下雨,河水不上涨,身高一米六七的壮年男子可以从这里游过去,有些需要运输的物资就驮到马背上,主人家先游过去,然后对岸的人拼命吆喝驱赶,大多数情况下,经过调教的浩门马才敢大胆涉水而过!

  不过意外就像运气,时不时就会来到。我从大人口中听到,有好几个外乡人在河水暴涨时因不停劝阻要强渡而丧了命,有好几匹马跟物资一同被河水冲走……最惨的好像是我一两岁的时候,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襁褓中的孩子骑马渡河,结果在河中心落马,母子俩无一幸免!

  后来政府想法筹资在这里架了一座简易浮桥。但据我父亲说,那座浮桥摇摇晃晃,走到河中心就开始眩晕,牲口和重一点的物资没法通过,更为危险的是,夏天涨河水时,浮桥就淹没在水里,再大胆的人也不敢上去。

  彻底改变这种现状的,莫过于公元一九七四年解放军八五一部队架起的那座“讨拉口水泥大桥”!那座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几百名解放军整整修了三年,其中有八九位年轻的解放军指战员付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
  这座桥,由此成为那个时代里的一个壮举,一项伟大的民心工程,从真正意义上解决了两岸群众渡河来往的历史性困难。

  我还记得农闲时节,老人们喜欢到桥上转悠,看看这里,摸摸那里,然后坐在桥栏上,抽着旱烟,诉说着内心的喜悦,表达着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。

  原以为这座桥一跨就是百年,哪怕修修补补也会挺过七八十年。但没有想到的是,公元二零一七年,它被悄悄拆除了,代替它的是一座更加宽畅漂亮的钢结构桥梁。一次回老家遇到了隔壁的发小,他经常在河岸一带放羊,目睹了一座新桥的突然出现和一座旧桥的瞬间消失。他说,现在的人架桥啊,没有几个人力,就看见一些大机械在来回干活……真不敢相信,解放军修那座水泥桥用了三年时间,可这座钢桥人家就用了三个月!老天啊,要不是亲眼见到,打死我,我也认为这座新桥是从天上飞来的……

  你的脑筋赶不上时代的发展啊!当然换成是我,我也会这样想!我俩就像小时候一样笑得涕泪交加!

  说句实话,这些年发生在我老家的变化,不单单只反映在几座桥上!

  如果说,桥梁建设只是一种单体的、局部的工程,那么已经贯穿门源东西的“岗大”二级公路将前人的事业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!沿着这条路飞驰,看到沿途架起的各类桥梁数不胜数,只要是有人在山洼里耕种或深沟里放牧,哪怕只有几户人家,遇水就有桥,有家就有路……旧茅庵不见了,代替的是白墙红瓦的大瓦房;破棚圈拆除了,眼前是平整干净的水泥路!太阳能路灯、太阳能热水器、卫星电视接收器、私家车……你有我也有,想走咱就走……

  昔日那种隔河相望、隔河老死不相往来的难堪早就成了一段遥远的故事!

  二零一六年,我随县委的几位领导和旅游局、仙米乡的同志们去考察桥滩村另一处等待开发的旅游景点。那个景点就深藏在附近一个叫做“小宁缠”的深山里,山口到瀑布足足有二十多公里。我小时候到“夏窝子”放牧时,回家总要经过这条山沟,一路上没有可以行走的小道,每次只能沿着河水蜿蜒而行,每次鞋和裤子都是湿漉漉的!

  这天我原以为我们仍然要穿沟涉水,跟昔日的我一样至少耗费七八个小时。可是令我意外的是,沟里茂密的树林中居然掩映着一条平坦的砂石路,这条路不时要跨过绿水碧波的山涧小河,于是我发现一座座牢固的水泥桥将砂石路轻轻地连接到一起……乡上的书记说,这个景点具有很高的开发价值,我们先栽上了梧桐树,下一步就等金凤凰飞来……

  无论这块处女地啥时候开发,哪怕是暂时保留原貌也好,反正,有一个名词叫做“交通”,有一个形容词叫做“方便”——它们就这样静静地出现在这个不为外人知道的山沟里,丰富了这个大山字典的内涵!

  木筏子,渡口,浮桥,水泥大桥,钢结构大桥,以至于林立在浩门河上的大大小小的桥梁,还有静静守望着小山沟的小水泥桥……

  一切话题因桥而起,却无法因桥而结束。

  如果一座桥架起的是两岸的思念,几代人的梦想,一个时代的巨大变化,那么以后还会有更多的“桥”架起门源的高度、知名度和飞跃发展的前程!

  一切皆有可能!

相关新闻↓
    [ 返回首页 ] [ 打印 ] [ 进入青新论坛 ] [ 关闭窗口 ]
   
友情链接 青海新闻网 |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| 新华网青海频道 | 海北州人民政府网 | 金门源信息网 | 祁连县人民政府网 | 祁连旅游网 | 刚察新闻网 |
主办:中共门源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: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